果子鲟

限定快乐 随时跑路

【喻黄】森林 04


04.

成功添加好友以后黄少天对喻文州说如果你不太方便的话可以等周末再发给我。开学以后喻文州确实减少了工作日使用手机的频率,他想了想,说那我周六晚上发你吧。

然而真等到周六那天,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自己就忘了这件事了。本来他也快忘掉了,只是周六下午的放学铃声才刚响起,喻文州甚至还没有把课本合上,他就看到黄少天第一个背着书包从六班门口目不斜视地走了出来。同样坐在靠窗一排的李轩也看到了,感慨道其实姑娘们总说黄少整个人很港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怎么理解呢?”苏沐橙饶有兴趣地转过头来。

李轩指了指那个风风火火的背影:“没看出来吗,‘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苏沐橙被逗得咯咯笑。

虽说记得了,可喻文州还是把这件事列为无关要紧的一类,见黄少天没有催就想着睡前再给他发过去。在特殊时期,一个可以稍微可以放慢节奏的晚上都显得很珍贵,喻文州也会有意识地在周六晚餐桌上多和父母聊天,这一年他和别的同学一样,所得到的重视和关心都会比往常要多一些。

“文州,我听莫老师说,生物竞赛那边,你是已经不去培训了?”

“嗯。”喻文州往他妈妈碗里夹了一块肉。

喻文州的爸爸说:“爸爸一直没有试图干涉你的决定,是觉得你从小到大做事都让我们放心。但这次我还是想听一下你的理由。”

嗯,喻文州说:“我对生物不感兴趣。”

他的妈妈不禁皱了皱眉:“可是老师说你一直以来都学得挺好的呀,她还和我说,要是你后期再加把劲,说不准还能拿到清北的自招资格。”

喻文州心平气和地说:“妈妈,学得好不好和喜欢不喜欢是不一样的。”

他知道他的父母在可惜什么,他们脸上流露出来的情绪和当初他跟莫老师表达自己的意愿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喻文州拍了拍母亲的手,说别担心,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回到房间以后他还是分了点神在这件事上。原本放在桌面上的相关资料已经全部被他转赠给留下来的同学,取而代之的是张新杰慷慨借给他复印的物理笔记。去年高考完回来分享经验的学长学姐里有一个和他相熟,学姐在高考结束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理发店把蓄了很久的长发干净利落剪到了齐肩的位置。她和喻文州说了什么话,过了一年的时间两个人都不能完全清晰回忆起来,但有一句喻文州记得清楚。

“没有人说过一副牌只有一种打法,你也别总听别人的。”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往客厅瞄了一眼,父母都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他稍稍放下了心。之前李轩知道喻文州不再走竞赛的时候就开玩笑说我要是你爸妈我估计得气死,其实喻文州知道他们不会生气,但他确实不想让父母为自己的决定而担心。

刚打开电吹风吹头发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家庭群聊的消息。家有一个高考生基本就是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来关心,他的叔叔婶婶隔三差五就给他分享各种高考资讯,专家说这样专家说那样,喻文州看着这些大多都是空话的备考指南有点哭笑不得,但依然礼貌回复了两句,想了想还是设置了群聊免打扰。

刷新了下朋友圈,第一条刚好是黄少天的,一张街道夜景一张跑步轨迹记录图,看了下发布时间是五分钟前。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共同好友大概不多,这条朋友圈下面一个赞也没有,他随手点了个喜欢,退出页面点开黄少天的头像,把txt给传送了过去。等了一会儿那边没有回复,喻文州猜测他应该没看手机,摁了待机洗漱去了。

结果在临睡前黄少天的信息就来了。

-【收到了谢谢啊!刚刚在跑步没来得及回……】

-【收到就好】

喻文州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

-【好健康。】

那边发过来一个表情包,喻文州看着聊天框上方的正在输入,下一秒新的文字泡就弹了出来。

-【我以前每晚都跑两公里,今天挺少的了。】

-【以前?】

-【你们附中作业太多了……】

喻文州看着他后面发过来的小熊猫觉得好笑,这句话怎么还有怨气的。

-【难道不是“我们附中”么】

-【……】

喻文州猜黄少天应该还处于一个自我适应期,这些事情他不好多说,也不应该有什么看法。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于是他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说我先睡了,早点休息。

-【啊】

这什么?喻文州发了个问号过去。

-【好健康。】

喻文州这回真的笑了,给那边敲过去了一个月亮。






第二天的早晨喻文州醒得很早,昨晚睡前预调的闹钟甚至还没响。朋友圈里没看过的消息都是那些爆肝爆肝的常客发出来的,喻文州扒拉到了最下面,一首粤语歌分享。

扔下手机去洗漱,这个点喻文州不用看都知道,爸爸肯定在睡觉,妈妈一周七天都起得早,出门买菜估计还没回来。
把厨房的小米粥热了一下,喻文州在客厅转了一圈又回到房间,手机上方的提示灯一亮一亮的。

-【你起得好早啊】

喻文州点开对方朋友圈页面,瞄了一眼动态发送的时间,有点惊讶。

-【你也起很早啊。】

他倒不是惊讶黄少天熬夜熬到两点,他周边上了高三还是固执地当夜猫子的多了去了,看球赛玩游戏到三四点的大有人在,但六点起的是真的没几个。

-【有点失眠…】

-【那不是应该争取睡晚一点?】

-【没办法,生物钟嘛】

六点的生物钟?喻文州这回是真的没想到,平时他也没怎么留意,但黄少天不像是早到学校的人啊。

-【生物钟?】

-【嗯…背单词】

喻文州竟然一下子好像有点理解。他敢肯定把这个消息告诉李轩,那必须又是一脸的一言难尽。喻文州消化得还比较快,但也没想好该怎么接。黄少天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自顾自往下讲,说他觉得学校的时间安排如何如何不合理,他不得不在哪些方面重新适应。

喻文州问,那你现在适应了吗?

-【差不多吧】

那边马上又滴滴滴地追加了一条。

-【反正适不适应也得过嘛】

有点道理,怎么听着还有点看破红尘的沧桑感呢。喻文州失笑,回复道,那祝你早点适应,我这边还有点事。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背完单词也许还可以试着再睡一下?】

那边先发过来一串点点点,喻文州还没琢磨明白,聊天窗口又冒出来一个气泡。

-【算了吧…我待会去看看你那个书算了】

行吧。喻文州去厨房把智能锅的电源关掉,小米被熬得软糯香绵,拿着罐子撒糖的时候喻文州才觉得有的时候事情可以是多么奇妙,譬如说个把月前他似乎还感受到黄少天莫名的恶意,现在已经加了微信好友还聊得挺频繁。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插曲而已。喻文州回忆了一下周五放学贴出的时间安排表,第一次调研考就安排在下个月,时间又被偷偷加速了。





#之前和最近都有点忙 所以日更推迟一下 但没有坑 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6)

热度(123)